阿越

这个人很无聊。偶尔产出脑洞。来跟我聊天好不好嘛!

【魔道祖师】给双道长和阿菁女儿补上的HE

晓星尘刚从混沌中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寂静,默默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无奈地发现浑身无力不说还头脑昏沉。而且这眼睛……他揉揉眼睛又四下环顾。


这眼睛怕是看不见的。


心下虽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身处未知的环境却仍让他生出一丝惶恐。


正在惴惴不安的时候,身边却突然传来一连串脚步声。不知是敌是友,晓星尘不由提起精神来防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挣扎着坐起来后退了几步的距离,一脸警惕。


但来人却在自己身前三尺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仿佛就这样静静看着自己一声不吭。晓星尘心下疑惑,不由侧了侧头,但却听不到来人的呼吸声。


不知为何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他张了张嘴刚想询问面前人的身份和自己的来历,却听到身后又传来一道清亮的少女嗓音:“道长!呜呜呜道长你终于醒了!宋道长说你快醒了阿菁在这里等了好久好久!”身后的姑娘边哭叫着边扑到了晓星尘的怀里。


晓星尘有些不明所以,宋道长是谁?这姑娘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她叫自己的道长的话……那自己是个道士?一肚子疑问来不及问出口,身体却自发自动地搂住了少女的身子,还顺势摸了摸她的头。


阿菁感受到道长一如往常的温柔动作哭得更加厉害,撕碎了往常总是笑眯眯和坚强的表面,仿佛要把这些年来的无助害怕全部发泄出来。


温柔如晓星尘怎么会拒绝,就算失忆了可是在看到阿菁的一刻就肯定她以前一定认识自己。于是他就这样挂着柔柔的笑意安慰着怀里的小姑娘……直到阿菁不好意思地从晓星尘怀里钻出来。


晓星尘这才及其面前出现许久但是始终一声不吭的人,无神的眼睛朝之前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望去。阿菁顺着他的表情看过去,才惊呼一声扯着那人跑到了晓星尘面前:“道长道长!这是宋道长哦!多亏了他我们才能在一起说话!而且宋道长好厉害哦,是他帮阿菁接好了舌头还给道长找齐了灵魂呐……宋道长可好啦,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对自己很好很好哦!……道长?”


阿菁喋喋不休了半晌,才后知后觉地看到了晓星尘面上疑惑的表情,她的声音带了点颤抖:“道长你还记得我么?”


“阿菁是吧?……你刚刚自己说了。我是谁?宋道长是谁?”阿菁听到第一句话还来不及绽开的笑容就这样定在了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弧度,她呆呆地听着晓星尘用许久不说话而略带沙哑的嗓音问出了一串问题,眨了下眼,眼泪唰得流了下来。


她转头看向了一言不发的宋岚:“宋道长……道长他为什么不记得阿菁了?魂魄不是找回来了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宋岚面上不显可内心也是伤心的,他抿了抿唇,一步步走到晓星尘面前盘腿坐下。犹豫了一下,就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明显感受到面前的白衣道士缩了一下手,宋岚咧咧嘴角,摘下佩剑将剑柄递到了晓星尘手中。


晓星尘不明所以地摩挲了一下剑柄的花纹,突然面色一白,喃喃:“拂雪……拂雪……为何是拂雪!……拂雪是什么!?你是谁?”


宋岚面上显出一丝松动,他并没有放开晓星尘的手,而是一笔一画在他手上写下了宋岚二字。晓星尘的表情却突然崩裂了,被宋岚握住的那只手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他表情呆呆的,试图用另一只手来止住颤抖却无法动弹。眼睛处的旧伤重新崩裂开来,在脸上留下蜿蜒的血痕,他抖着手摸上了自己的脸,却沾上了一手的湿意。


宋岚看得心疼,握住那只手贴到自己脸上。晓星尘蜷了两下手指,慢慢地刻画起面前人的眉目。……所有的记忆在此时轰然出现在了脑海里,他用力咬住下唇抑制住仿佛濒死的呜咽声,“宋子琛……子琛……宋道长……对..对不起”一个字一个人从紧咬的牙关里吐出,自己死前的那一幕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掉落在地上的霜华,捏在不知名活尸手里的拂雪,透心而过的剑,傲雪凌霜的宋子琛……一切的一切慢慢幻化成薛洋张狂的大笑和蜷缩在他脚下可悲的自己。】


晓星尘控制不住地缩成一团,仿佛这样就能从绝望的记忆中挣脱出来。宋岚看得心疼,苦于不能说话,他直接伸手将晓星尘抱进怀里,慢慢摸着他柔顺的黑发,就像之前他安慰阿菁那样。握住他的那只手一遍一遍在手心写下不是你的错,不怪你……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原谅你了。晓星尘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揪住宋岚的衣袖,手指骨节攥得青白,仿佛微微再一用力就能折断。阿菁早就在一边泣不成声,她抱住晓星尘的腰,一遍一遍重复着没关系不是你的错,宋岚也配合着轻拍晓星尘的后背。


慢慢的月上中天,才见晓星尘眼睛处的血慢慢止住,身体也不再颤抖地这么厉害。宋岚知道他平静下来了,也心知这些心理阴影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消除。


但是其他都不重要,只要这人还在,自己还能当他的眼睛,两人一起携手夜猎……


不夜猎也没关系。


纵使无法风光霁月,却也值得宁静淡泊。


宋岚扶起面色苍白的晓星尘,和阿菁一起慢慢走回山间的小屋。月光洒在他们前进的路上,将他们偎在一起的身影扯得很长。


山间的夜晚异常安静,只有偶尔的鸟鸣打破这寂静。


……


不久以后的他们还是熟悉的清风明月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闲时酌一杯清茶,拈一枚棋子,捧一卷诗书。


抚琴舞剑,端的是恣意逍遥。



-END-